2020年7月13日 星期一
  | 首 页 | 中心首页 | 今日新闻 | 推荐新闻 | 新闻专题 | 新闻话题 | 媒体农大 | 校园原创 | 部门新闻 | 学生生活 | 联系方式 | 校长信箱 |
我为节约型校园建设尽一份
  节约不仅是一种美德,更是一种社会责任。在国家大力倡导节能减排,创建绿色和谐社会的大背景
教育质量提高之我谈
    教育质量是高校的立校之本。请您结合着日常工作谈谈您对提高教育教学质
教学、科研与服务地方经济
  教学、科研与服务地方经济是高校的主要任务,三者同等重要,不可偏废。烟台研究院作为胶东地
“十七大”精神学习
  从去年11月开始,烟台研究院全院上下深入开展了一系列“十七大”精神学习活动,学习中大家
加强科研力量,营造学术氛
    中国农业大学为了调动广大青年教师从事科学研究的积极性,于2004年设立         更多新闻话题>>
·暂时没有相关记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展示
五十载坚守三尺讲台 ——记中国科技大学史济怀教授

添加时间:2008/10/17 14:15:06 部门:新闻中心 点击量:8575

            五十载坚守三尺讲台

                      ——记中国科技大学史济怀教授

 ■本报记者 俞路石

他,是一位伴随着中国科技大学创建就开始教学生涯的73岁老人;他,是我国最早从事多复变函数空间理论研究并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学术影响的老学者;他,是一位即使至大学副校长也未曾离开本科生讲台的老教师;他,是一位2001年退休但目前仍然以带病之躯坚持授课的老教授。他就是中国科技大学数学系的史济怀教授。

从北京到合肥,从青年到古稀,1958年走进中国科大的校园后,史济怀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为本科生上课的三尺讲台,坚持为本科生讲授最基础的大学课程,他用自己50年的历程诠释了默默奉献、教书育人的新中国教师精神。

我是一名教师,不能离开讲台

50年前,中国科技大学成立,刚从复旦大学数学系毕业的史济怀被分配到科大工作。直到现在,史济怀还记得当时严济慈老先生的一段话:教师讲课就如同艺术家在舞台上一样,表演得精彩,才会有观众。把课讲得精彩,成了史济怀始终追求的目标。

和学生尽可能地沟通,是史济怀教学的最大特点,在他看来,让学生产生兴趣,才会有好的效果,否则就是教学上的失败。大一新生刚接触数学分析课,史济怀就给大家提出一个问题:是自然数多还是偶数多?一个看起来不是问题的问题,一下子就抓住了学生的心,史济怀这时就会从数学史开始娓娓道来,最后得出结论:在无穷几何中,多少的概念已经没有意义了。学生的兴趣被极大地激发出来。

纯粹的老师,是07级数学系本科生贺飞、袁心如等对史济怀的评价。上课没有讲义,只靠一支粉笔,但即使是最复杂的证明,他都讲得行云流水,让人欲罢不能。每一次上完他的课,同学们都不约而同地鼓掌。虽然他有糖尿病,也经常看到他在课堂上大汗淋淋,一只手拿粉笔,一只手拿手绢不停擦汗,但是讲台上的他从来都是声音洪亮、神采奕奕,下了课还不厌其烦地解答我们的问题。

其实,为了把课讲得精彩,史济怀在课下付出的劳动,学生们可能体会不到,同是中国科大数学系教师的老伴刘剑青却清楚地知道,每次上课前,史济怀都要把上课的内容在脑子里过一遍,所有的证明,都要重新在稿纸上做一遍,很多证明,50年来他已经不知道做过多少遍了,但他却认为这是最应该认真做的一件事情。给学生一碗水,自己就必须准备一盆水。如果在课堂上因为自己思考而出现停顿,就会把学生的思绪打断,影响教学效果。史济怀说。

史济怀懂教学、爱教学,即使200166岁退休又被返聘后,仍然坚持一周6课时的工作量,坚持为本科生上所有课程中最基础和最重要的一门课——“数学分析

在史济怀看来,我首先是老师,后来担任了行政职务以后,还是老师,所以我不能离开讲台,教书是我的职责和根本,不能丢。这是科大的传统,也是我的原则。能安心地教书、编教材,我很开心。

教师是自己的职业,一定要牢记职责

50年的光阴过去了,史济怀已经把自己事业和学校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了一起。1969年,中国科大从北京南迁安徽,学校仪器设备损失2/3,教师流失50%以上,全校仅存20名教授、副教授。史济怀毅然告别妻儿,跟着学校到了安徽。

尽管条件艰苦,却不能动摇史济怀对工作全身心的投入。1972年,学校开始招收工农兵学员,在逆境中着手恢复教学科研工作,史济怀又走上了喜爱的教学岗位,学员的基础千差万别,有高中生,也有初中生,根本没办法放在一起授课,所以就想了一个办法,把学生分为快、中、慢三个小班,编写三种教材来授课。史济怀回忆当时的情景说。

这样的授课形式,无形当中,工作量就多出了几倍。当时史济怀给学生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一下子没学懂,这不怪你们,只要你们想认真学,不会的地方,随时来找我好了。

冒着当时被造反的危险,史济怀和当时许许多多的老师们坚持着认真教学,带动着整个学校走向良好的教学环境,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后来成为中国科大再次崛起的中坚。

有不懂的问题随时来找我。这是史济怀50年来经常告诉学生们的一句话,给每届学生上课,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的所有通讯方式写在黑板上,让学生以后能方便地找到自己。时光荏苒,学生换了一届又一届,环境变了,现在学生们的思想和以前的学生也大不一样了,但史济怀的做法始终没变。我也有不高兴甚至心疼的时候。史济怀说,现在有些学生学习动力不足,总想找一些学习上的捷径。但还是有许多学生通过史济怀留下的通讯地址找到史济怀请教问题,对这些学生,史济怀照样来者不拒,但多了一个规定,那就是你自己必须要带着问题来。这就着这些学生必须把所学的东西复习一遍,才能找出自己不理解的地方。我最不欢迎的学生是提不出问题的学生,所以我要引导着他们主动去学,只要学生带着问题来,我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教。史济怀说。

看起来,史济怀对学生有些严厉,甚至有些苛刻,他先后带了将近20名硕士和博士生,对他们的论文要求非常严,有时甚至要改十几遍,决不让学生轻易把论文发表出去。我常对学生们说,学校只是给了你们一个平台,能不能达到一个更新的高度,要靠你们的努力。

因为我是一名教师,所以我要始终记着身上背负的职责。谈起对学生的要求,史济怀如是说。但学生们其实都知道,史老师是一个对学生最关心的人,刘聪文曾经数次投考史济怀的研究生,但每次成绩都差了几分。最后一次政治分数差了两分,史老师就对我说,如果你不能读研也没关系,我会定期寄文章、写信给你,每年你都可以来学校找我,不懂的地方我给你当面辅导,来回车费我报销。虽然后来我被科大破格录取了,但是史老师的承诺让我感动至今!”刘聪文说。

2002年大年初五,史济怀教授因糖尿病引发败血症入院治疗一个多月。

刘聪文前去探望,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春节前交给史老师的博士论文初稿,史老师竟然是在病床上修改完成的。史老师是我见到的最具人格魅力的老师,他做人、做事、做学问的态度,对我影响很大,我甚至刻意模仿他。刘聪文说。

因为热爱,所以我将继续

认识史济怀的人都知道,他是我国最早从事多复变函数空间理论方向研究工作,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学术影响的学者,还多次主持了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高校博士点基金资助的科研项目,并获得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一等奖的殊荣。但他最热爱的还是教师这个职业,把做一个好教师当成了一生的追求。他70岁生日时,一些学生、同事想为他召开学术研讨会,他不同意,躲到孩子家去了。他告诉大家我现在之所以还在搞教学科研,完全是出于喜爱,没有任何功利目的。

年已古稀的史济怀每年接手一届新生时,都笑称这将是最后一次了,但是事实上,每一次他都退不了。数学系的陈祖墀教授告诉记者:对于史老师,学校和系里其实都挺矛盾的。一方面,史老师的教学深受学生喜爱,工作现在还没有人能代替,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确实很担心他的身体。他患败血症住院的时候,我们一群老师去看他,都觉得他的健康状况到了很危险的地步。后来出院了,看到他每次吃饭前,都要大把大把地吃药,然后坚持上课、带学生、搞研究,实在令人敬佩。

陈祖墀教授说:史老师非常关注年轻教师的成长。我当2001级数学系班主任时,他给数学系上《数学分析》。有一次我看到他在教室,上课铃响了他却没有走上讲台。我正奇怪,他告诉我这一节是数学习题课。按规定,习题课一般由研究生助教上,主讲老师可以不到场。但是他却每堂课必到,就坐在讲台下面跟学生一起听课,下课后再给助教指出讲课的不足。这让年轻老师受益非常大。年轻老师吴健刚刚被学校引进时,系里安排他为外系学生上《微积分》,他感到压力很大。于是向史济怀老师请教,并去旁听史老师的课,连续了3个学期。吴健说:听史老师的课,是一种享受和教育。经过一年多的学习、锻炼,吴健得到了真传,教学水平提高很快,在当年几百人参加的教学测评中,他名列第一。

在科大数学系,一些同辈的老教授喜欢叫史济怀济公,因为他名字中有一字。这既是戏称,也是大家对他的尊敬。对此外号,史济怀的博士生罗罗开始时不太理解,后来却逐渐感到很贴切,因为史老师是用知识普渡众多学生到彼岸的。

今年9月,迎来50周年校庆的中国科技大学为11名在学校发展历程中作出重要贡献的教师颁发孺子牛·特殊贡献奖。作为获奖代表,史济怀在发言中这样说: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教师,热爱教师这个职业,只要学校需要,学生欢迎,我将继续教下去。

 

来源:《中国教育报》20081017日第1


返回】【  】【关闭】【打印
版权所有 2003 中国农业大学(烟台) 新闻中心
校登记号: NW—0201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滨海中路2006号 邮编:264670